抹了杈子

文字请找我合集

【罗庄】夕阳

summary:我靠着夕阳屹立,只投与万千人以背影。

(大概是初遇到被带到末日前的那段时间

(原作向甜死我算了甜死我算了

        北欧已经到了秋天,借此理由,罗辑走到露台边点了支烟。

        泰勒有时会来找他进行“面壁者间的交谈”,一般这种谈话的结尾都是:

        “去她妈的吧。”

        然后罗辑笑着从楠木酒柜中抽出一盒雪茄,递给同事,走到阳台,靠着栏杆,聊些有的没的对的错的。这时候通常会有夕阳,把两个以思想作武器的战士的背影映在地球上。为什么是地球而不是白色的石墙呢?因为至少有十几个智子围绕着他们两位,津津有味地欣赏着此番美景。

        能什么都不干地听着别人诉苦,同时看着远方的针叶林,对于罗辑博士来说,可真是件美事啊。

        但是泰勒在某个冬夜伴随着枪响消失了。但是第一个破壁者的出现把所有安稳和遐想都击破了。那个雨夜,把一切都处理好的罗辑选择把一切忘掉。

        借此理由,面壁者走到露台边点了支烟。

        夕阳不需要理由。它那曾经照着亿万的活着的死去的人的光芒仍然照耀着罗辑。

        风不需要理由。它把火星吹灭。

        宇宙不需要理由。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孩子有些哭闹,大概是饿了或者困了或者其他什么的。反正颜颜会哄好,她是个很可爱的母亲。一般不会用可爱形容母亲,母亲一般都是慈祥的、无私的,但是庄颜并不是罗辑的母亲,她是他的爱人。

        而对于爱人来说,当然可以说可爱。

        什么都可以说。

        罗辑重新点了烟,对秋风予以不符合身份的辱骂,然后把恼怒抛之脑后开始发呆。什么都可以说,当然什么都他妈的可以说。他身边至少有几十个智子专门围着他转,把他每根头发掉落在地上的速度随时间函数计算得一清二楚。幸好博士人不虚人近中年仍然满头秀发。说过了,这是在夕阳下。在宇宙社会学家出了神地仰望星空时,可爱的母亲已经走到了背影里。那位可爱的爱人在夕阳下投下的背影里。

        “画幅画吧,颜颜。”罗辑发觉动静,把烟掐了,“不要画我……画你想画的。”

        

        他想起那段总是坐上越野车说走就走的时光。卢浮宫的大门专为他两人敞开。在蒙娜丽莎这位含着笑的见证者眼底,他随少女的微笑坠入爱情的漩涡。够了,你就是个大摆烂的,随便写几篇论文混个博士名号过得像个花花公子……够了罗辑,你逃不掉,逃不掉,照你的方法,就放弃吧。像掉进黑洞里的包括光在内的所有物质一样,被空间扭曲拉长,任随爱情或者其他的什么摆布,然后自我安慰地溺死在幸福的大河。

        可你是面壁人。

        令人脊背发凉。罗辑从对视中挣脱,努力掩饰自己的惊诧与害怕。短暂慌张过后他又微笑着伸出手问庄颜,要不要去香榭丽舍吃夜宵。

        你是面壁人。他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想起这件事。今夜无月,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怪罪。罗辑想,那便是蒙娜丽莎的错了。

        等两人关系再近一点时,庄颜经常要求出游。有时候她会被突如其来的直升飞机吓到,不过待她带上了耳机,在半空中伸出手又缩回来后就好多了。这时候她会指向地下的各种建筑或者是地形。

        “他们好像眼睛啊。”她说的是那些被碧蓝的湖水填满的地坑。庄颜那远比孩子还纯真的眼睛,总是能看到不同寻常的东西。罗辑不太记得一些,因为那些时候他总是发现自己会呆呆地盯着她,什么也不想。

        去他妈的美景。

        去他妈的面壁。

        罗辑说得厌了。在刚相遇的几个月里他一直在强调颜颜你要幸福这是计划的一部分你要做你想做的事这是计划的一部分你要一直开心好吗这是计划……

        去他妈的计划。

        在几千英尺高空罗辑不敢确认把身边的人拢到怀里是不是件可以做的事情。不过没关系。他们已经一起看过了雪原上飘忽的激光和波罗的海湛蓝波浪中跃出的海豚。罗辑不确定是不是波罗的海。博士的脑子很好用,可是之前说过了,和身边的这个人待在一起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总是盯着她。

        什么也不做。

        两人一直周游世界。周游到黄昏再回家。

        家里客厅的壁炉烧得正旺,罗辑走到酒柜前倒了两高脚杯的红酒。

        “很有安全感呢。”火苗偶尔发出几声爆鸣,在夕阳里闪闪发光,“它们好像在说着什么……”

        “说着什么呢?”罗辑晃晃高脚杯。

        说着什么呢?说着夕阳,说着月光,说着两人曾在幻想中度过的过往,说着爱人永远不觉太多的时光。

        夕阳落下。

        下雨了。

        不安以前是常有的。在面壁与不再面壁周游世界的时候,这种感觉愈发强烈了。

        可是那时庄颜在。那现在呢?

        罗辑奔出雨夜中的欧式现代风别墅。他看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您得工作。”

        

……

        “可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

        “她一直都知道,对吗?”

……

        “一切都是真的。包括她的天真,她的烂漫,她看向你时满眼的爱意。

        “但你没发现吗,她刚到这里就流露出一种悲伤。这份悲伤像细雨淅淅沥沥,就像背景音乐一样,一直笼罩着……

        “是三体人选择了你。

        “三体人为什么选择了你呢?”

        往事在面壁者脑海中一丝一缕流过。

        面壁者咽咽口水,他不能把一切都说出来。

       “亲爱的,在末日等我。”

        末日?哪里来的末日!

        罗辑再次醒来已经一文不值。被大史保护逃离追杀,他在卷烟吐出的烟圈里静静的等待末日和他的爱人。

        自始至终都是一场笑话罢了。只是这天,末日没来,来了个救世主。

        夕阳!人类的落日!面壁者跪地,人类的落日与我何干?

        人群!那些可怜可耻的崇拜者!在四个世纪之前他什么都不是!四百年,在宇宙这样宽广的角度上连一瞬都不是!

        孩子们!他们为什么又跪在地上!为什么是在乞求他?他们要乞求就该去乞求整个宇宙!整个漆黑的、冷酷的、无情的宇宙!

        罗辑恢复面壁者身份,在迎着他肖像的人群中仰头看夜空。

        黑,真他妈黑。

        

        那片人海中,又有多少人真正知道罗辑,直到那个面壁者呢?

        人类不感谢罗辑。

        血肉模糊的、不理智的、映着整个地球的、人类的夕阳,在可爱的山脉上发挥残热。

        放下一切的、蓬头垢面的、可怜的人。

        又是蚂蚁。又是日落。

        面壁者经历太多时间的流逝。他有太多记不清的了。

        但是在那片夕阳下,他还记得,他盯着她,什么都不做。

       

        “我都不知道你在这里。”老人抚摸着蒙娜丽莎像,声音轻柔得不像话。

        末日来了。我们相见了。

        罗辑面朝二维太阳,等着那精确无比的画笔,把夕阳和自己的背影一同刻进画里。

        

        

(几个月没碰三体了不知道有些设定说的对不对qaq

(呃呃呃呃呃呃呃后半段写的时候精神状态不太好一整个大跳跃对不起

评论(1)

热度(3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